[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当前位置:首页 > 6财经纵横 > 政经时评 > 正文
“能提意见表示我们对深圳还有梦”
http://www.88088.com   中国温州商会网
浏览方式 [大字体 中字体 小字体]
 (关键词:深圳 还有 我们 表示 意见 城市 梦想 个人 一个 这个)
  

     政经时评人、因特虎三剑客之一的金心异说,“拿到《深圳梦———一座伟大城市的重新期许》一书后的第一反应,觉得应该加一个字,改为‘深圳梦碎’”,这让库哈斯笔下蕴含光荣、实验与梦想的城市,顿时在宏大壮观的国际语境里悲从中来。

  5月15日,在本报发起的“国际坐标下的深圳梦”论坛上,曾经的因特虎三剑客老亨、金心异、呙中校重聚,他们作为深圳民间意见领袖的重要符号,可以被视作深圳梦自由平等精神的代言,而这些代言人,如今却渲染出“此情可待成追忆”的情绪,让城市惘然。

  因特虎三剑客放言———这不是我们的理想城。那么,我们的理想城到底是什么?深圳梦是消逝,还是刷新,究竟应该不矫情地直接背弃它,还是从头再来。“民间智囊”们指出,作为中国曾经高歌猛进的“异质”城市,深圳是时候以梦想的名义,重新创造出“异”来。

  机会平等曾是深圳最大核心竞争力

  金心异《21世纪经济报道》编委

  深圳能否继续靠“异化”实现自我价值

  深圳为什么不是我们认识和理解中的那个城市了?这里,要设立一个标准:深圳是什么?我认为,相对于大多数城市,深圳有不同的使命和承担,是异质性的。“深圳”这两个字,本身就是中国改革开放路线的代言人。它本来就是这个国家的一次“变异”。当历史行进到改革开放30周年时,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改革开放”是中国过去30年追求的普世价值,是“深圳道路”的路标,但在接下来的历史时期,它是否仍然能够保持关键地位?

  过去30年,深圳体现出一种机会的平等,人们为这个城市而来,可能原来是官宦子弟,可能是农民,也可能是刑满释放人员,但来到深圳,不用找人托关系,发财、创业、改变命运是机会平等的。深圳梦不是城市梦,而是每一个来深圳人的梦想,统称为深圳梦。无论大学生、农民、商人、公务员,他们一定有在内地不能实现的自我价值和梦想,在内地不满足、不舒服,于是怀揣梦想来到深圳,这些人的深圳梦,就是城市所谓的整体深圳梦。

  对城市移民来说,深圳梦其实就是发财、成功、实现自我价值、改变个人命运。如果城市拟人化为一个个体的话,可以说深圳是中国成为“现代国家”的一个路径实验。这中间的联结点是,深圳特区前30年通过“改革开放”,给人们足够的“经济自由”。这个城市过去30年的成功,或每一个深圳人过去30年的个人价值实现,以及个人及城市的财富积累,都是“经济自由化”的结果。

  ○金心异的深圳梦

  让更多市民、企业参与解决实际问题

  中国内地很多城市没有关系寸步难行,而有关系什么事都能办,哪怕法律不能办的事都可以实现。到深圳来的人,大都是对拉关系、走后门、吃吃喝喝、请客送礼这一套厌倦的人,不希望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的人。但现在的深圳却发生了让人很不舒服的变化,这片当初我们觉得充满希望的土地,正在变回我们所来自地方的样子。

  深圳暂且不要把自己放在继续做城市改革先锋那么高的位置上,至少应该保持原来好的一面,政府效率更高、更讲规矩,社会治理有更多市民、企业的参与,能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

  找到新的城市共识,靠深圳中产的坚守

  老亨:潮声卫视副总裁

  财富的傲慢与贫穷的偏激致城市共识流失

  过去,深圳是一个人们能来发梦、圆梦的地方,曾经吸引了千千万万青年男女,在这里发梦、寻梦、圆梦。而现在深圳却面临梦想危机,深圳梦如何破碎了呢?

  首先,很有钱的人不愿意在深圳做梦,他们或出国,或去北京,再不济去上海,并且最好最有钱的企业,也陆续搬离深圳,这代表很有钱的企业不看好深圳,率先抛弃深圳,他们不愿意把梦的实验场放在深圳,导致深圳丧失了向上发展的动力。

  由此造成的连锁反应是,平民老百姓淘金梦的减少,因为财富离开,平民的机会减少,比如某些大公司计划迁走,打工者再到这里来,没有赚取财富、实现自我价值的骄傲感和自豪感,梦想也会随之降温。

  接踵而来的是中间阶层的梦想破灭。近几年,房价上涨,股市徘徊下跌,使得大量的中产阶级早年积累起来的、沾沾自喜的财富,现在感到岌岌可危。原本中产们认为薪金增长,赚些小钱,财富能一步步积少成多。然而,这几年,虽然房价看涨,却是纸上财富,物价涨幅之间,个人财富就不自觉地蒸发,部分中产阶级梦想破灭。

  深圳不能统一城市共识和认同感,导致了深圳梦的消减。在深圳的底层大众,通过网络充分表达意愿,他们认为政府做得好是应该的,而不好的事情声音就会被放大,比如近期一些话题,大家齐心协力扑上去,使得深圳“声名在外”。这让人想到一句话:“财富的傲慢与贫穷的偏激”。财富阶层越有钱,越挑剔,越高处不胜寒。他们没有了早期赚5万、10万就喜形于色的心理体验,反而陷入彷徨,赚了钱就想赚更多,到最后预期反而不乐观了。这部分比较有钱的人,一句话、一个角色,会调动很多社会资源,如果做得好是有意义的,但做得不好,因为你钱多,机会多,就成为了不合理的一面,导致深圳最不能容纳有钱人的现状。于是,深圳既留不住有钱人,又同时遭受着一般性阶层的谩骂,构成了社会分离的两柄利剑。

  需要坚守的是精神,形式则必须创新

  梦想是需要个体支持的,知识分子也好,小资、白领也好,中产也好,能够有自己的坚持,能够把自己的理想、梦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坚持下去,这点非常重要,如果能在坚持内容的同时,多争取形式上的创意,更能激发人们的梦想。

  创新对于梦想是非常重要的,能让人感觉不会是具有社会普遍意义的,甚至具体到细节上,每次有一点改进,每天都有提升,就会使我们感受到生活还是值得留恋的,梦想也没那么快破灭。

  ○老亨的深圳梦

  让民间智库发挥出影响力

  我个人希望《因特虎报告》通过与《南方都市报》、奥一网的合作做出规模做出影响力,充分发挥深圳民间智库的智慧和感染力,尽自己作为一个深圳知识分子或者说深圳中产的社会责任。

  对深圳的过去、对民间力量要更自信

  呙中校:知名评论家

  城市转型要与诸多个体的发展相匹配

  事实上,在上世纪80、90年代初,国家的改革梦、富强梦,与个人是基本重合的,政府和个人都想着我们要富起来,且为之付出努力。而到了90年代后期,这同一个梦想变成了两个层面的梦想,并越走越背道而驰。

  深圳梦为什么造成了城市与个人的背离?深圳梦在十多年构建中,是不是有所欠缺?

  深圳曾经是中小企业的摇篮,不管这些中小企业壮大之后,会不会迁移到其他城市,谋求更深远的发展,但它处在中小状态时,都是从深圳起步孕育的,因此,中小企业的企业家们都抱有在深圳创业的群体梦。

  然而近年来,中小企业在深圳频频遭遇生存困境,不仅房租、地租攀升,创新性和配合性也难以实现。比如“一址多企”原本是政府对中小型企业的制度支持,但真正操作却发现,一些创投、风投公司注册时处处碰钉。而全国各地的开放政策已迎头赶上,中小企业家们就会权衡考虑,是否放弃深圳,选择人际关系较好的其他城市发展。

  还有一种自动形成产业链的集群机制也在受挫,比如大芬油画村、水贝的黄金珠宝,在规范后反而形成了某种制约,改变了最原始的追求。以大芬油画村为例,成立文化产业基地后,租金明显上涨,这对普通画师来说无疑会造成困境,成为追逐个人梦想的绊脚石。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张米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 关 链 接
相 关 评 论     >>全部评论
  发 表 评 论
用户名: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点招商
征集中华人民共和
文成天鹅堡小镇别
万科·中梁·金域
 
商务资讯
休闲生活
 温州商会会员团购中心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