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式 账户: 密码: >>视频商会 自助建站区
温州模式  |  温州商帮  |  政府招商  |  诚信联盟  |  供求大全  |  法律维权  |  财经纵横  |  管理之道  |  礼仪社交
温州商会  |  温州品牌  |  走进温州  |  商户家园  |  库存特价  |  商经新闻  |  招标采购  |  创业天地  |  衣食住行
当前位置:首页 > 9走进温州 > 聚焦温州 > 正文
两口市区六角古井,一个当代温州“繁花”故事
http://www.88088.com   中国温州商会网
浏览方式 [大字体 中字体 小字体]
 (关键词:故事 温州 当代 一个 市区 金鱼 &hellip 古井 无名 这里)
  

摘要:从此以后,我每次经过井边,都会望一眼水井,察看一下我家那两尾体形有些独特的小金鱼……

这两口六角古井,位于一条无名小巷的中段边上。有多条平行的无名小巷连接环城东路与永东路,但因有两口六角古井,使这条无名小巷霎时变得灵动而从侪辈中凸现出来。

我与这两口六角古井间的故事从十多年前开始。

我们决定在市区购房,妻子开始在老城区的房介寻找房源。一天周末,出差在外地的我接到妻子电话,说在环城东路相中一套二手房,位置很好,面积也合适……儿子在手机里也说,位置确实很好,六楼的房子,东西朝向,站在东面窗口可以看到“欧洲城”;站在西面窗口,海坦山、华盖山、积谷山一览无遗。还有,小巷里有两口六角古井,水是活的,里面还养着小金鱼呢。

擅长数学的儿子立体思维很强,他扼要的口头描写,立马给我呈现出一幅立体的环境图。那两口六角古井则令我遐思。

于是,我们住入了边上有井的都市房子。

我第一次从环城东路拐入这条无名小巷。小巷两旁是一片两层老屋,褐色的墙黑色的瓦,典型的老式住宅区,居民从自家的门扉里进进出出,用的是繁华都市里难得一见的慢节奏……一株无花果叶繁枝茂,一丛昙花也长得张扬,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提着一只拴着绳索的塑料桶径直走向无花果树下,我的目光追随老太太的身影,于是便看到了两口古井。

古井紧靠民宅墙边,两口井紧紧挨着,砖砌抺石灰的井口呈正六边形,西首那口井的井口则被封堵了。老太太从东首的那口井里打水。我静静站着,看着老太太慢悠悠提着水穿过一条小弄,不见了身影。我有点吃惊,每家每户都安装了清洁的自来水,年迈老太为何要舍近求远来打井水呢?

已是晌午,一位老头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提着米篮向水井走来。他打上水,在窨井边上淘米,神情专注而惬意。


温州苍南金山村一古井  来源:温州网

短短半个小时里,我看到八位老人来打井水,突然悟到:他们住在这里,与水井为伴,岁月沧桑,水井已与他们的日常生活融为一体了,与其说来打井水,倒不如说是到井里勺情怀吧。

我走近水井,六角井口显得苍老,抺砖缝石灰已高度石化而有了结晶体。井水清澈,一眼望穿井底,有十余尾小金鱼,或游弋或悬停,长尾巴拨动竟也激起涟漪,悬停的小金鱼瞪着水泡眼看我,将我视为不速之客。

问过几位老街坊,这两口井叫什么名字,凿于何时,是否也属于永嘉郡城二十八宿之一,他们都说不出个大概。原来,这只是两口无名水井而已。这倒给我提供了遐想空间:这里地处城外,环城东路原来是护城河,上世纪七十年代时,舴艋船还可以直接划过来,在陡门头和涨桥头靠岸。我不禁联想到,楠溪和青田流域的小商贩搭舴艋船到温州城,看到城外这大片空地,就搭起一座座简易棚栖身,白天进城叫卖土特产,晚上出城在简易棚里宿夜,久而久之,这里形成一片聚居区。为了解决饮水,商贩们集资寻找水源凿井,这里便有了这两口井——这是两口草根水井,而在与之一条护城河之隔的华盖山山脚,有两口著名的古井,系容成子炼丹汲水之用。这四口井是否源于同一条水脉,我无法考证。

我在小巷里进进出出,都不忘看一眼这两口井和井边的昙花无花果,当然也与慢悠悠生活的街坊们行个点头礼。井里的小金鱼老是长不大,也总是悠然游弋或者悬停,水泡眼还是以那样的姿态望我,而我早已不是不速之客了,我是这里的常住民。

水井对我没有实用价值,望着井水,可以释放一下都市生活积攒起来的压力。直至有一天,井水进入我家。

妻子在中山公园买了两尾杂种金鱼和一个球形玻璃鱼缸,儿子放学回家一看到便非常喜欢,金鱼也由儿子一人喂食。好景不长,半个月后的一天中午,两尾金鱼莫名其妙肚皮向上死了。妻子怕儿子难受,又到中山公园买了两尾体形与原先两尾相近的金鱼。我提醒,如果用井水养,金鱼可能存活更长时间。妻子依我言,到水井取水。这两条金鱼依靠古井井水,一直养到儿子上大学。妻子无法再养金鱼了,便将它们放进古井。从此以后,我每次经过井边,都会望一眼水井,察看一下我家那两尾体形有些独特的小金鱼……

几位民工在那片老屋的褐色墙壁上钉上“D级危房”的铁皮牌子,老街坊作鸟兽散搬离。


温州市区街景  来源:视觉中国

有一天,几位民工在老屋外围上一周绿色铁丝网围栏,两口六角古井也被圈围进去。

无名小巷冷清了。不见前来打水的老人。已有海碗口粗的无花果树依旧在疯长。无主的昙花却蔫了。也无人观赏小金鱼了。

这里整体拆除是必然的。

两口六角古井的命运如何?我不知道,也不敢想。

栏目主编:伍斌

 

来源:上观新闻 责任编辑:李丽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 关 链 接
相 关 评 论     >>全部评论
  发 表 评 论
用户名: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点招商
农残激素解毒机
六代量子富氢水杯
无毒无辐射灭蚊灯
 
商务资讯
休闲生活
 温州商会会员团购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3 中国温州商会网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  
国内客服电话:400-822-8182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040825号